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真挚情感是创作的生命

恋爱 时间:2019-11-28 编辑:诚信在线 浏览:
百年五四纪念日前夕,87岁的雷雨声深夜披衣起床,即兴写下最新一部作品的歌词草稿: “暖融融的太阳温暖着大地/绵绵河山盎然春意/习习的和风吹遍寰宇/万物复苏 万象更新/亲爱的故乡啊,你好 你好/一年比一年更好” 作为中国共青团团歌《光荣啊,中国共青团

  百年五四纪念日前夕,87岁的雷雨声深夜披衣起床,即兴写下最新一部作品的歌词草稿:

  “暖融融的太阳温暖着大地/绵绵河山盎然春意/习习的和风吹遍寰宇/万物复苏 万象更新/亲爱的故乡啊,你好 你好/一年比一年更好”

  作为中国共青团团歌《光荣啊,中国共青团》的曲作者,雷雨声在母校巴蜀中学参加重庆市渝中区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主题活动后,漫步在生机勃勃的校园里,他16岁时在这里念高二时创作的处女作《黄梅天》的旋律又一次在耳畔响起。当时,他在歌词中写道:

  “黄梅天,雨绵绵/一滴滴到娘心田/低声怨天不睁眼/为啥要把田地淹/收成不好,啷个有钱/晓得哪辈子哟,才有太平年”

  回忆起自己在这71年里“最新”和“最老”的作品,雷雨声在接受《中国青年作家报》专访时发出爽朗的笑声:“艺术创作,就是要表达内心的真挚情感。”

  他进一步解释说,写“最老作品”时,那时的自己是班上的文艺委员,血气方刚地投身到反饥饿反内战的运动之中,看到白色恐怖笼罩着的山城重庆民不聊生,内心激愤无法平复,就写下了那部作品。虽然“现在看起来不够成熟,但在当时,同学们都跟着自己唱”,老同学几十年后和自己见面,还能一音不落地唱出这首歌曲,“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蕴含其中的情感让他们找到了共鸣”。而“最近构思的这个作品”中,字里行间都洋溢着幸福感,这是自己看到祖国日新月异的飞速发展,看到人们越来越好的生活,想到中国“在扶贫的路上,不能落下一个贫困家庭,丢下一个贫困群众”的庄严承诺,为这一切深感振奋,“有感而发,就想用歌曲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。”

  “艺术家就是要充满情感,充满爱,”在几个小时的专访中,这位长者强调最多的就是,“没有爱,没有情感,就没有艺术。”

  团歌是怎么创作的?关键是初心

  在雷雨声看来,无论是音乐创作,还是其他门类的艺术创作,初心格外重要。

  这种初心,曾经在他创作团歌《光荣啊,中国共青团》的过程中展露无遗。

  1987年5月,因创作《长江之歌》而声名远扬的胡宏伟在《中国青年报》上看到征集团歌的启事后,热血沸腾,一口气拿出了五六个方案,经过反复修改,将《光荣啊,中国共青团》的歌词寄到了《中国青年报》。1987年10月31日,他的歌词排在了《中国青年报》从全国5300首应征歌曲中选出的10首团歌候选作品的第一位。

  当年55岁的雷雨声担任辽宁歌剧院副院长兼辽宁乐团团长。他对《光荣啊,中国共青团》的词“一见钟情”。“胡宏伟写下的歌词让我看第一眼就喜欢上了。真是好词啊!大气磅礴,看了让人心潮澎湃。”他当场决定为这首词谱曲。

  为了搞好创作,胡宏伟和雷雨声等人带着歌词深入工厂车间、田间地头,听取一线青年群众对相关词作的意见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个人创作的结果,也是从一线青年中感知青春气息而获得的灵感,带有鲜明的时代印记。”

  而团员青年的讨论非常热烈,“亲历这一场场的讨论,让我对歌词的内涵有了更深刻的理解,更重要的是,感受到青年身上那种激昂向上的状态,这让我有了方向。”

  有了这一系列座谈的积累,很多音符在雷雨声的头脑里开始跳跃,“回来我就开始谱曲了”。

  “我最开始抓的意象就是‘五月的花海’。”雷雨声回忆说,自己联想到花朵延绵于原野之上的画面,便试图用音乐去抓住这个形象,“根据这个意象,我有了第一个框架和构思,总体上是按通俗歌曲的路子去写。”

  “但是,按这个框架,我刚写下第一句,在反复琢磨‘用青春拥抱时代’这句歌词时,就觉得原来的思路写不下去了。”他感觉,“这么写下去,没有‘根’。”

  “歌词有这么大的气度,展现出了那么宽广的胸怀,过于抒情柔美的小调不能充分表达出歌词的气度。”雷雨声决定改弦更张。

  “我反复研读歌词,很快就找到了感觉,决定将最初的‘五月的花海’意象与使命担当感结合起来。”雷雨声决定,这首歌“一定得是进行曲”,充满蓬勃的朝气、符合热血青年的气质,同时也不能写得太“重”,否则就没法展现出青年的活力。

  这首歌很快完成了,“真正动手写曲子也就两三天,加上此前的座谈和构思,一共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。”

  “我创作这首歌的初心,就是要契合歌词的意境,更要表达出中国一代代青年追求进步、保卫祖国的不屈意志,”他说,在“‘五四’的火炬,唤起了民族的觉醒”的部分,歌曲就是要体现出民族英雄们在斗争年代的自我牺牲时的悲壮;而“壮丽的事业,激励着我们继往开来”的部分,则要展现出一代代青年秉承革命的传统接力前进的昂扬面貌;“母亲用共产主义为我们命名,我们开创新的世界”的部分,就要展现出青年的担当,就是要复兴中华、把祖国建设得更加强大。

  “我希望,当代青年能从团歌中得到激励,尤其是‘开创新的世界’的担当。”他说。

  已经87岁高龄的雷雨声依然身体力行地展现出自己的担当:近期,他的老伴生病,“我就应该履行好看护的责任,精力主要放在她身上。”同时,作为一名为中国快速前进的脚步而欢欣鼓舞的老艺术家,他也一刻也不曾忘记“要用自己的曲调去讴歌这个热气腾腾的时代”的使命。

  不久前,在青年时代曾因创作高胡、古筝三重奏《春天来了》而蜚声海内外的雷雨声,在老年时代又创作出《新时代的春天来了》,这是他看到了中华民族灿烂辉煌、光明远大的前程而专门创作的颂歌,献给华南师范大学建校85华诞和音乐学院院庆30周年的贺礼。

  在他启程去重庆前一天,这首混声作品由他创建的华南师范大学合唱团在“心声”专场音乐会上被深情演绎。

  彼时,在星海音乐厅,雷雨声写下的歌词和曲调赢得了热烈的掌声:

  “飞雪报来了春/春湖涌起了波涛/……我们迎来了新时代的春天/我们珍惜这绚丽的春光/莫负春情是这样的美好/把青春献给复兴中华的梦想!”

  “创作必须寄予深厚的感情和爱”

  “艺术家首先是一个人。所以,搞创作首先是做人。”谈到自己创作的体会,雷雨声表示,当代青年投身创作前,学会做人是第一堂功课,“你的世界观、价值观是怎么样的,你写出来的作品就是什么样的。”

  “我并不反对学艺术的青年‘赚钱’的念头,要找到工作,要养活自己,这无可厚非,但是,首先得有好的世界观,用你的作品引导人们去认识这个世界。”

  在雷雨声的心目中,创作者应该用一颗真诚的心去倾听和感知这个纷繁而美好的世界,比如爱情。“要懂得怎么去爱一个人,比如贝多芬不朽的作品《月光》,就展现出多么热情的情感、多么坚强的意志、多么纯洁的爱情!纯洁得不得了!”

  “创作就是用自己的作品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,必须寄予深厚的感情,”他说,“从事艺术,首先就要具备这种爱,对世界万物的爱,对人的爱,对祖国的爱,对世界和平的爱。”

  “必须有这种感情,”他说,“有了这种感情,在创作时就会感觉到来自内心最深处的激情和冲动,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推动自己,无法自已,不写下来就不行。”

  除了感情,在雷雨声看来,要写好音乐、写好歌曲,搞好创作,还必须掌握充分的本领。